娇娇.

她皮肤上温暖的色调因为浓初而白得凌乱,涂着蔻的指尖在风尖上划火,嗓音一波三折,脆、尖而媚。

他全身上下都被罪恶和愧疚打满了孔洞,正在流出汩汩的深黑色的血液,他试图把那些洞缝起来,可是歪歪扭扭的排线像是扭曲的笑脸,排着队嘲笑他,血依旧从缝里流出来。他茫然的愣怔了一会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他痛苦的喘息着,不太分的清楚到底是什么在疼。


“他奋战到底!他保护了所有人!你才是懦夫!”


“可那仍旧…”


他低下头看了看那些伤口,人类的血液是红色的,虽然现实是那样,可那里面却流出黑色的东西,就像..就像陈腐的,腐烂的。他又恍惚了一会。他摸到的还是黏腻的液体,恶心也恶心,真的很恶心的东西,然后他垂下头看,他的手捂在炼狱杏寿郎尸体腹部的伤口上,暗红色的血流出来,又变成血块。

2019-11-16

“那你还是画个月亮在这里吧,”她指了指空白的地方,“我想看不圆满的月亮,因为在我死掉之后我的灵魂会去月亮上面,我想看看你心中里我未来的归宿。”

“是弦月吗?”

她不应答,眼神像是在讲一个故事,轮廓是一张枫丹白露的野景,投入了昏沉的新型圈套中,一阵冷一阵热,像是在急掣的车上观看快镜似的影片,平静又沉郁。她垂下眉眼,星光却悄无声息的投进了她的眼里,心里燃烧着一簇青空缀下的火光,胸肋间透着活动的光和热,却在一声裂帛似的鸦啼中平添了一抹不合群的缄默。

“感谢你,但是不,是被咬了一口的月亮,我只配住进那种地方。”

她平静的回答。

2019-11-08

兼容性(上)

炭治郎性转,学院背景,我自娱自乐的。


  实话实说,想要英雄救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
  

  因为想要做和实际做,的的确确、无可置疑的是两码事,所以在看见想要救的小姑娘被流氓围起来调戏了几分钟之后,她突然一脚飞起把他们踹飞几米远,白生生的大腿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(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看的)。

  


  面对这一幕,炼狱杏寿郎的真实想法就是…就是毫无想法,他短路的大脑稍微思考了一下,没有给出什么反应。——因为人家小姑娘把腿放下之后,快乐的扭过头对他招招手,背后是倒了一地哀嚎着的混混们,她大喊:炼狱老师!炼狱老师!你也走这条路吗!

  

  

  

  “…老师,对不起。”


 ...

2019-11-08

sliver(00.00-00.03)

个人oc背景设定,详情见合集,是我的宝贝  @穆蝉  @Alcott  的年下点梗,大长篇,年番,不建议追,不单纯的恋爱故事,有穿插我自己关于某些现状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00.00

  

  

炼狱杏寿郎第一次见到炭治郎是在他家的大门口,他抬起头,看着隔壁小楼阳台上坐着竹椅晃晃悠悠的人,小楼前有细细碎碎的阳光,流入湖中海倾倒湖光一片。湖光折射的光影交错间,他看见那个年长人错落垂下的睫毛间露了那么一点令他心惊的红,像是伶伶的一点即将熄灭的火星,就要碾入尘底...

2019-11-03

人间梦里(R/下 完结)

10.23

我补链补到快要崩溃了,这次还是双层链,走评论,或者你点开我的空间往下拉,倒数第二条的评论区有。还被屏我就不打算再补了,等我晚上回到家会上传百度云盘然后发出来,不要催我补链。

(接链接结尾)

炭治郎被阳光照醒了,他迷迷瞪瞪的用手臂掩了掩眼睛,他看着陌生的天花板,脑袋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昨晚没有做噩梦,也没有半夜惊醒,然后想到的才是看看自己旁边睡了谁。他低下头看了看腰间环着的手臂,睡衣的面料是完全陌生的,昏昏沉沉间大脑一片混乱,直到他被炼狱杏寿郎带着睡意的声音惊醒。

  

“炭治郎你醒了?…嗯,我帮你请假了,再睡一会吧!”炼狱把脸埋进他后颈,抵着颈窝蹭了蹭,嘀嘀咕咕了几句听不...

2019-10-22
1 / 3

© 娇娇. | Powered by LOFTER